犹记得伴随着 2020 年第一抹朝阳的接驳车,从鱼化寨驶向涵英楼下,路上耳机里回放的是《蝙蝠序曲》,不曾想竟一语成谶。如今,听闻到咸阳的路途不再曲折,接驳车也成为过去,而我却已不知道归期何期。

此时新年伊始,我在北京,依然按照个人惯例,回望过去的 2020 年,这是一段全人类关于勇气的时光,一个世界沉寂与复苏的故事,一次人生注定难忘的经历。

时间线

同样,每年的时间线都不提及他人,只谈自己。

1 月 17 日,从没有任何意外的研一学期回家,这段研究生生活从不经意间开始,丝毫没有惊喜地持续。

2 月 10 日,居家抗疫期间还是如履薄冰地前往医院做了腱鞘囊肿切除手术,平生第一次动刀子。术后恢复的一周疼得我死去活来,那段时日倍觉健康之珍贵,生命之稍纵即逝。

3 月 12 日,家乡小城开始陆续复工复产,这一天我终于出门剪了头发,我对头发的邋遢程度有着近乎偏执地疯狂控制,这似乎是我为人唯一的洁癖。

3 月 18 日,正式从 ' 云安全研发工程实习生 ' 离职了,这是人生第一份持续如此之长的工作,感恩遇见的每个人,从那之后生活便没了企业微信的频频叨扰。

4 月 3 日,小城春天开始复苏,天气逐渐炎热,口罩紧缺问题得到解决。楼下小区的围栏也正式拆除,一切都开始好转起来。在全国哀悼日这天,我也不免地怀念起逝去的人和时光,也终于动笔写完了毕业季回忆录。

5 月 5 日,返校的日程终于发布了,也是时候向家乡告别,每次回来都是匆匆一瞥,这次终于细细端详地她改变的一点一寸,未来可期,"泱泱华夏,择中建都", 这是家乡自古以来的自信与豪气,祝福家乡越来越好。

5 月 23 日,返镐的路程很顺利,创新港无太大变化,此时往后两个月,每天三点一线地完成考试与结课,本该奋发有为的春季学期草草结束了。那时我清楚,时不我待,下一段旅程要尽早开始了。

7 月 14 日,从开始投递简历到接受北京的实习 offer 经历了两周,咸阳的渭水河畔,终归不适合我。

7 月 24 日,在赴京前,顺道又回了趟家,也许是对新旅程的惊恐无措,似乎这时候我格外需要家的鼓励与修整。

7 月 28 日,终于还是来到了京城互联网集聚地,西二旗,那天中午我拖着箱子走了很远的路,与 18 年只身前往张江一样,旅途都是狼狈不堪。

8 月 1 日,正式入职,一段新的实习开始了。从此刻,时光的流逝在日复一日的忙碌工作中流逝地格外迅速。

9 月 13 日,星夜赶回学校完成了新学期的报到注册,完成了规定动作后,看到创新港新到来的学子不免心生羡慕,人若是为每个选择都不后悔是很难的。

9 月 18 日,从学校赶回来,北京仿佛一夜入秋,棘手的是,我需要立马搬家了。

9 月 26 日,考虑再三,我搬到了里先前住处不远的小区,如果跨区域的话有更合适的,可我厌恶搬家。

10 月 1 日,邀家兄来京,度过了开心的假期。

12 月 15 日,时间很快,这段实习仿佛也要结束了,又到了很多选择的路口。

技能与副业

这一年,最重要的是莫过于Frodo的开发了吧,这是我第一个自产自研,用心倾注的项目,他凝结着我过去所学的很多哲思,目前来看已经收获了 50 + 的 star,远超意料。我将它取名如此,以纪念居家抗议期间目睹的人间勇气,激励自我与之比肩。

其次,我也正式开启了 C++ 项目化的实践,由奢入俭难,但对个人对技术的理解是必经之路。

这一年python连续发版了两个版本,很多声音并不看好,认为很多无用之举破坏了这门语言本该有的典雅与简洁。我反倒觉得无须过分苛责,互相借鉴本就是趋势,语言只是工具。

说说实习的内容,很惭愧,问题场景很复杂,短时间无法感知很多,只能说我尽力地在熟悉 C++ 的快速引擎服务的设计模式,这对我的技术选型影响颇大,也许接下来会选择 Cpp 而不是 golang 作为工程语言。

兴趣与审美

这一年来北京后便可以经常去音乐会现场了,之前总是羡慕北京的同学可以方便地前往国家大剧院、北京音乐厅、中山音乐堂等,这些场馆都有国内顶尖的乐团常驻。到现场观感很不一样,我终于见到了真实的艺术家们,石倚洁、沈洋、陈萨和吕思清,那份震撼非身临其境无以体会。

这一年迷上了安东尼・德沃夏克,除了他迷人的斯拉夫舞曲的热烈,他描画的思乡最触动的心弦。

阅读与思考

很惭愧,这一年读的书太少了,几乎都是技术类的书籍。本科毕业后我倒是很少有时间能追一本书读完,好在疫情期间给了不少机会。

《Educated》算是完整读完的一本,其实并无带来很多深思与共情,传达的道理我早于读此书之前就理解很多,没有比经历过原生家庭之痛更能体会作者的经历。

期望

往之不谏,未来为期。惟愿在忙碌的脚步中不不迷失自我,

惟愿,永葆热烈而真诚的心。告别了,2020!